建筑设计师在设计中为什么要考虑听觉感官?

 常见问题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1-26 09:53
        不仅仅我们的生活素质受影响,我们的健康、社会行为以及生产力也会随之而下降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第一是周遭声音对我们的影响,声音无时无刻都在影响我们的生理、心理、认知力和行为,我们无时无刻不受四周声音的影响,即便我们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存在;另一个原因是干扰,沟通意味着发送和接收,我们都在生活中努力地扮演着一个良好的聆听者。可是,即便我能把讯息完整地发出去,你也是为卓越的有意识倾听者,若我们身处的空间不理想,便无法成功沟通。空间包括噪音及传声效果,我们现在所处的大多数房间传声效果都不是很好。
健康
        当我们走进医院去探望病人的时候,我会想,谁能在这样的环境康复起来呢?医院正在变得越来越嘈杂,其噪音水平在过去的数年翻倍增长。这不仅影响了病人,也影响了在医院工作的人。我们都希望把配方差错降至零,但是随着噪音水平的上升,医院员工的配方差错亦随之增长。而这一切,都将首先影响到病人,然后就可能是你,也可能是我。睡眠质量对康复的过程有着重要的作用,通过睡眠,我们的身体重建自身、得到康复,然而,在不断的噪音威胁下,即使你能入睡,你的身体也会告诉你:“我受到了威胁,这里有危险。”睡眠素质和康复速度都会因此下降。针对听觉感官进行设计,会对我们健康带来巨大的好处
教育
        当我们在一个嘈杂的教室上课时,我就想问“建筑师有耳朵吗?”当然,这显然不公平,他们本来就有耳朵,但他们在设计时,似乎忘记了用他们的耳朵。请设计师们停止建造开放式教室这种疯狂念头吧,不仅新派教室存在这种缺陷,旧教室也不能幸免。一项研究表明,坐在教室的第四排,语音清晰度只有50%,孩子每两个字就会漏听一个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他们只接受了一半的教育,但是,他们要更加努力地去听讲,才能明白内容。这种现象主要是受回音时间的影响,即房间有多大的回音效果,在一间回音时间长达1.2秒的教室(这是很常见的),老师的上课声音是很模糊的,通过添置一些声学处理设备和声音吸收材质,我们就能将回音时长从1.2s降至0.4s,此时的上课声音会有非常大的改善。这才是有质量的教育。两个情况下,信号和背景噪音都没变,变化的只是教室的传声效果。如果把教育比喻在花园里浇水,遗憾的是,大部分水未落在花朵前已蒸发。特别对于一些特殊人群来说,听力受损的人(这不仅仅包括失聪者,也包括那些患感冒、耳道感染的孩子),每一天,八个孩子中便有一个属于这个人群;还有英语为第二语言的孩子,或任何以第二语言学习的孩子;同样,也存在一些性格内向的孩子,在嘈杂环境下,很难做好团体工作。这说明很多孩子正在不理想的情况下接收教育,然而影响的不单单是孩子。一项研究表明,教室里的平均噪音水平是65分贝,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需要很大声才能让你们听见我说话,老师们不仅提高了音量,随着噪音的升高,心率水平也随之上升,这对身体不是好消息。事实上,关于噪音和健康的调查显示,65分贝可能引起心肌梗塞(即心脏病)的分贝临界值,教师每天在这种环境下授课,寿命期望因而大大缩短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把教室的回响时间降至0.4秒,成本是多少?不但让有听力障碍的孩子听得清晰,孩子的行为和成绩亦明显进步。如果你所在的区域内没有这类教室,孩子必须跨区上学,这种成本又会是多少呢?从经济角度看,潜在的收益是很明显的。声音教育他的益处是惊人的。
城市
        我们有城市规划者,那城市声音规划者呢?你遇到过吗?反正小编是没有遇到过。他们能让城市生活更美好,世界卫生组织估计,城市噪音影响1/4欧洲人的睡眠质量,而这一切都是可以改善的
办公室
        我们花很多时间在工作上,那办公室声音设计师呢?嘈杂的办公环境令人变得冷漠和难以享受团队工作,生产力也会随之下降。
家居环境
        我们有室内设计师,那室内声学设计师呢?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“看不到的建筑”,意思为感官设计,而非外表,让我们的空间听起来跟看起来一样好,以满足我们队生活的需求、改善生活素质、健康水平、社交行为以及生产力。



上一篇:声学材料之木丝(绒)吸声板
下一篇:地下室防潮怎么做才有用?